当前位置:闽宁箐马信息门户网 >> 旅游 >>「617888com九五至尊2」美文:相濡与沫,不如相忘江湖

「617888com九五至尊2」美文:相濡与沫,不如相忘江湖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08 13:47:12】

「617888com九五至尊2」美文:相濡与沫,不如相忘江湖

617888com九五至尊2,01.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当年这句话还没有红遍网络的时候,周小城就已经幻想着走遍世界各地,我为了补贴家经济条件,被他妈妈邀请给他辅导功课,那时,在他的卧室里面,他躺在床上,我坐在书桌前面。

说好的给他补习功课,反而是最后我帮着他作业,他就在床上看他的旅游杂志,英文版的,厚厚的一本大概有我五本历史教科书那么厚。

他成绩差得很,唯有英文是全班乃至全校最好的。

他带着耳机,嚼着薄荷口香糖,吹出的泡泡一个比一个响,大少爷躺在床上的姿态一点也不好看,等到我作业完成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才走到他的床边,摘下他一边的耳机跟周小城说:“周大少爷,我是来替你补习功课的,不是来给你写作业的,麻烦你稍微也过来看看,好吗?”

结果他一脸人畜无害地跟我讲:“嗯......时宁,反正你教我,我也不会的,你还不如你自己帮我写得了,我妈妈一样会付钱给你的!”

那天晚上他妈妈留我在他家吃饭,我本来想要拒绝的,可是硬是被周小城生拉硬拽留了下来,那时,我一个还在贫困线挣扎的十七岁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总统级别的待遇,吃饭用的那双陶瓷筷子都比我一个月的饭钱还要多。

我拿起来的时候手抖都不敢抖一下。

周小城住在城市郊区的别墅区,那一栋栋白墙洋楼之中,就数他们家的那一栋房子最大最漂亮,原谅我庸俗的眼光只能看到这些,偏偏这样的人还跟我一个学校,同一个座位。

那天晚上,周家的官家开车送我回去,周大少爷也非得跟着过来,我认真地看着他,跟他说:“你别后悔!”

“我会后悔什么,不就是去看看你家吗?”

周小城半辈子都生活在家里人的庇护之下,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些叫烂尾楼,平民窟这些东西,当然我家也不至于这么惨,我住在城市的西城,那里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遗留下来的老房子,爸爸从前是过企的职工,自从40岁那年受伤离职之后,就一直靠着妈妈一人的收入还有一点抚恤金,维持着生活,自从那以后,我就知道生活不易。

在车上,我看着外面的夜色,已经晚上十点多,我问他:“周少爷,你明明这么有钱,你为什么还总想着到国外去闯荡啊?待在家里不好吗?”

他迅速坐国外捂住我的嘴巴,看了看前面认真开车的周家官家,确认他刚才没听到我说的那句话之后,然后才在我耳边悄悄地跟我说:“别说......出国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我还没告诉我爸妈呢!”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周小城并不是没有告诉他的爸妈,而是不能告诉他们,三天后,周小城被他的妈妈禁闭在家里一个星期,那时,我还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车子逐渐靠近老房区,周小城感叹一声:“哇!原来我们市里还有这种地方啊!”

“?”没见过世面的大少爷,还谈什么周边全世界......

等车子慢慢停下来的时候,我从车上出去,他抓住我的手臂:“时宁,这就是你家啊?”

“嗯!不然呢?”

破旧到掉转头的墙面,铁栅栏上锈迹斑斑,周围还传来来一股不知道是流浪狗还是流浪猫排泄物的气味,也难怪他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光看我。

这,就是我跟他的区别。

02.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高三那一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到周小城的家里帮他复习功课,而周少爷待我也不薄,下学校罩着我,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学校的图书馆外面被班上的几个恶棍围攻。

他们之前让我帮他们作弊,被我拒绝了,怀恨在心,所以找准了时机就为难我,高中时候的我戴着眼镜,行为举止怎么看都是一个只会看书的书呆子。

他们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我的人没事儿,眼镜碎了,人最无奈的时候就是当你知道自己不甘示弱的时候,却又显得那么无可奈何,班上谁都知道我好欺负,可也知道最倔的也是我,从来不肯低头。

那几个人站在我面前,抓住我的头发,“你只要跟我们道个歉,然后下次乖乖地把答案交给我们,我们就放了你!”周围人来人往,围观的居多,八卦的更多,唯独没有人敢上来做那个烂好人,他们宁愿把这场校园欺凌当做闹剧看,也不愿意上前来帮一把!

他们揪起我的衣领,用力一翻,我整个人摔在第三,手不小心地撑到了刚才的那些玻璃碎屑上面,被扎着的正义满手血淋淋的,然后几个人同时上来,对我拳打脚踢,这些都不算什么,或者说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但是他们的乐趣远远不止与其,在不远处还有一个水池,现在是十二月末,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白雾!

“怎么样?时宁?想好了吗?”

我伏在地上,意识已经渐渐有些模糊,脑袋就像被灌了铅一样,“不会......”气喘吁吁“我才不会求饶!”

当初的我,倔的跟头驴一样!

后来周小城也这么说过我,“你明明脑袋那么聪明,为什么遇到坎儿了,就不会拐个弯啊?你先答应他们,之后怎么样再说,认个怂不就完了嘛!”

可我不会,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

当他们一步步地拽着我,我跌跌撞撞,不知去向。

“你们干嘛?我的人你们也敢动?”

所有人看向后面,站着的是比我矮的周小城。

那时候谁都知道周家人不好惹,小混混们也尽量对他避而远之,他们依旧揪着我的领子不肯放开,“周小城,这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了?我记得你们只不过是同桌而已!”

“到我家给我辅导功课,你说是不是我的人。”

周少爷临危不惧,我那时候最佩服他的就是人长得小不点,口气不小,心比天高,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救了我一命,那些小混混只能不情愿地放我的衣领,我以为得救了,结果,下一秒,刚才揪着我一领的那个大个子旁边的人一脚,踹了我下去池子那里,“快走!”

一阵冰凉刺骨,然后我就直接被周小城送到了校医室。

那一天,周小城把我带回家,不用再给他做作业,他让他的家庭医生给我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然后给我重新配了一副眼镜,当我戴上眼镜的那一刻,我才看清那个少年的脸,他对我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问他,你那天是怎么知道我被其他人围困的?

他说他看到自从我离开教室之后,那些人就一直跟着我,等过了很久他才意识到不对劲儿,于是就跟了出来。

“但是,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过这种事情了。”

“什么意思?”

他说的“这种事情”就指的是校园欺凌。

他说,在他上小学的时候,也曾有过一个同桌,那女孩曾是他小学时候心目中的女神,她做什么都好,喜欢看书,看的最多的就旅游方面的书籍,她说爸爸妈妈都是在导游,平时他们很少时间在家,而那个女孩被外婆带着,平时能看的书也只有那些旅游的书籍。

周小城关于“世界”最初的概念,就是来源于那个女生。

我听了,好奇地问:“这就是你像想到别的国家去的原因?”

“不!”

“那个女孩也曾是我童年的梦,可是后来她死了。被人逼死了的。”

那一刻,心里一颤,我忽然觉得,作为同桌这么久,我对周小城的了解,也仅限于他是个有钱的大少爷。

他说,那个女孩跟我一样,不讨人喜欢,因为爸爸妈妈经常不在,说话很少,被人欺负了之后,忍气吞声最后一次是班上的一些女同学把她妈妈送给她最喜欢的礼物给扔到了学校外面的河里......结果,那天意外就发生了。

同样是孤立无援的人,她死了,却活在州小城的心里,我活着,只是他的同桌。

“她小时候跟我说,她喜欢去世界上的其他地方看看,所以,我就替她完成愿望咯!”他看着我,愣了愣又说:“哦对了,时宁,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我也向往世界,可我只能留在中国。”

03.

可是那一年对于我跟周小城来说,都是不愉快的一年。

我经常很好奇,周小城,明明只是一个这么普通的名字,却命运多舛。

我记得最后一次到他们家给他补课,他还比谁都高兴,那天是他生日,可是奇怪的是,周父没有像往年一样给他举办盛大的生日会,毕竟是周少爷的成年礼,办的跟一般家庭没什么两样,只有我跟他们一家人,还有一个老管家。

生日蛋糕上点上十八根蜡烛,周小城“呼”地一下,全吹灭了。

他问我:“时宁,你有什么愿望啊?我帮你许愿。”

“我才不用你给我许愿呢。我的生日也快到了,少爷你要是不嫌弃,也来我家怎么样?”

“可以!”他答应了,可是最后谁都没能如约。

那天夜里,下了一晚上的雪,第二天我早上到班上一进门就打了一个喷嚏,“不祥的预兆。”

我的预感从来没有这么准确过,因为那一天,甚至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都没有见到过周小城的身影,我以为他又被妈妈关禁闭了,然而并不是,渐渐地我从其他人那里听到关于他们家的消息。

周小城的爸爸因为逃税被判入狱,事情就发生在周小城生日的后一天,公司面临着检察院的清算,那天周家之所以人去楼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天放学之后,我坐车从市中心的高中一直到他们别墅的郊外,中间转了三个站,这个只有富人住得起的地方平时根本就很少公交车会到达这里,等了又等才等到一班车,来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然后在他们家门口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我拍了拍他们家的门,没有人回应。

后来才留意到,这座房子早已经人去楼空。

再次见到周小城是在高三最后一个学期的年级高考动员大会上,我坐在最后一排,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被我们班选派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表讲话,站在讲台上我看得最清楚,我们班那一列,最中间,总抬不起头的那个少年。

会后,所有人匆匆散场,周小城也一样,我赶紧跟了上去,就在会场的外面,那时我已经顾不上周围人的眼光。

“周小城!”

“你别过来,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我知道,周小城想避开所有人,一朝夕,从天堂跌落地狱,衣食无忧的周少爷不得不面临所有人的非议,其他人避之不及,生怕与这个罪犯的儿子有任何交集,从前向往走遍全世界的他,就像天使折断了翅膀,再也飞不起来。

那一天,周小城就这样在我眼前消失在人群之中,我问班主任:“周小城还会参加高考吗?”

“不至于吧,犯罪的是他爸爸,又不是他。”

她说:“不会,他以后或许都不会回学校了,但会保留学籍。”

班主任摇摇头,似有说不尽的苦衷,三天后我才之后,我才知道原因,那时,离高考还有两个月,夏天的天气闷热到不行,我在家的小卧室里拼命地准备那年的高考,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一开始还听得不太清,渐渐地那个声音越来越大。

“时宁,时宁,你在吗?时宁。”是周小城。

我跑到我家楼下的时候,他正坐在我们楼区垃圾池旁边的石凳上坐着。

“我们这儿地方多得是,你干嘛非得坐在垃圾堆旁边啊?”

他笑嘻嘻地看着我“因为这里离你的窗户最近啊!”

......

然后我抬头往上看了看,一脸窘迫。

这天,他来找我,是跟我到别的,他跟我说,之前在学校之所以刻意避开我,是因为怕我因为他的事情受到牵连,特别是平时欺负我的那几混混,更怕我会因为他爸爸的事情看不起他.....

我说:“我们是朋友啊!就算全世界都不要你了,我还是会站在你身边的。”

“嗯,我知道,所以我今天才来找你的哦啊!”

我们一边走一边聊,我在路边的杂货铺那个给他买了两根奶昔冰棒,估计他也没尝过这种街边小卖部的东西。

“我妈妈把宅子卖了,拿一部分钱给我出国,一部分钱东山再起。”

“你们现在住哪儿?”

“住在东城!”

“哦!”我点点头,我很既感动又伤心,感动是因为他住在东城,跨国大半个城市来找我,把我当朋友,伤心是因为他的随时离开。

我们静静地走完最后一程,到了那个熟悉的公交站。

“好了,我要回去了!再见!时宁,我最好的朋友。”

两天后,我从班主任那里得知,周小城申请了退学,我甚至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国的,来不及跟他说:“我其实,很喜欢你。”

那一年高考,我已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名校。

我上大学的第一天,受到了一个没有寄出地址的礼物,是一枚银色吊坠,是专门定做的,上面刻着我跟周小城的画像。

还附带一封信:“我在异国他乡,祝你梦想成真。”

那时,我忽然想起,那天他的生日宴之后,我坐着他家的车回家。

因为太晚,我渐渐地睡着了,朦胧之中,听到有人跟我说:

“我希望,你过得比谁都幸福,可是,我不能陪你一起了。”

我拿着吊坠,痛彻心扉。

那一刻,回忆与现实交织,所有的过往变成了泡沫!

我们各自有个字的人生。

相濡与沫,不如相忘江湖。

陶湾门户网站

上一篇:首例海事诉讼跨域立案
下一篇:第2期:利用二维码可以进行互动评课,你知道吗?
关闭

Copyright 2018-2019 jinnovbox.com 闽宁箐马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